!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跨越速运集团KYE|乐动体育下公司-航空货运-跨越航空物流公司
乐动体育下-经典好乐动体育下在线阅读:青釉瓷神李八十

当前的位置:乐动体育下 > 哲理乐动体育下 > 哲理故事 >

青釉瓷神李八十

2021-12-06 01:17 作者:舒兰亭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 阅读:载入中…

青釉瓷神李八十

  相传唐山在有釉瓷之前,东西缸窑只生产红釉缸,后来,东缸窑的周山师傅想烧制一种饮水用的陶瓷壶,结果都失败了。

  周师傅不死心,又做了一种新壶,一烧,还是七拧八裂的。周师傅呆呆地看着残壶,有些灰心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刚要把残壶扔掉,忽听背后有人说话:“师傅,别扔!”

  周师傅回头一看,是一位青年汉子,肩上搭着一个马褡子。青年汉子从周师傅手里要过残壶,仔细打量一番,说:“师傅,您这壶所用的是做大缸的红釉料,不仅粗糙,而且血气强,做这么小的壶,哪能受得住这么大的血气冲哇!”

  “那——”

  “师傅,您别着急,我这儿有宝贝呀!”说着,青年汉子从马褡子里抓出一把白土,接着说:“这种料土可以压血气,你把做缸的料土碾细混合,把这种土加进去,再做成壶坯烧准行。”

  周师傅恨不得马上烧制出瓷壶来,在青年汉子的协助下,很快做成了一个新瓷壶坯子,然后放进窑里一烧,真的烧出一把瓷质细腻,釉面光亮,青中发蓝的瓷壶来。周师傅捧着这把瓷壶,左看看、右瞧瞧,欢喜得连手都舍不得撒了。

  “老弟,你可解了我的大难了,我该咋谢谢你哟?哎,你尊姓大名?”

  青年汉子答道:“我叫李八十,是个四海为家的流浪汉。”

  “八十弟,你这料土是从哪儿弄来的?”

  “不远,就从东边丰山上找到的,有的是。”

  “八十弟,我有个要求,不知你答应不?”

  “啥要求,您说吧!”

  “既然你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就留在我们这儿吧,跟我们一块儿烧瓷壶。”

  “哎呀,这可不行,这会给你们带来很大麻烦的。”

  “八十弟,你这样说可就错了,你怎么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和负担呢?你的到来应该说给我们带来了福分!别犹豫了,就留下吧!”周师傅说着,拉起李八十的胳膊就去见东家。东家听周师傅一介绍,满心欢喜,当下就给李八十找了一间屋子住下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青釉壶成批地投入了生产,可是由于烧窑师傅对烧壶的窑火掌握不好,接二连三地出现问题,不是火候不够烧生了,就是火候太大烧过了。这下可急坏了周师傅,就急忙去找李八十请教。他推门一看,李八十正在屋子里捏泥人儿呢。

  “哎呀呀,八十老弟,我都急得火烧眉毛了,你可好,还有心思捏泥人儿玩!你知道吗,今儿个这一窑壶又烧生了!这到底咋办哪?你倒给出个主意呀!”

  李八十不緊不慢地说:“周师傅,你不用着急,下一窑一定会烧好的。”

  “你咋知道的?”

  李八十把手里捏好的一个泥人儿递给周师傅说:“这是看火神的泥像,你把它放到窑火口上,然后再让烧窑师傅使劲儿地烧,若是看见火神点头了,马上停火,保准烧出好壶来!”

  周师傅半信半疑地拿着泥人儿走了。

  第二天又装好了一窑壶坯,周师傅把看火神的泥像放在了窑火口处,而后让烧窑师傅点火烧窑。烧着烧着,周师傅忽见看火神的头垂了下来,赶紧让烧窑师傅停了火,开窑一看,果然烧出一窑好青釉壶。周师傅高兴极了,他再一瞧那火神,也穿了一身青釉外衣,被烧成了一个挺有神采的小瓷人儿,怪逗人喜爱的。

  打这以后,每一窑壶起火前,李八十总要把一个新捏的看火神放在窑口上,结果,烧出的壶窑窑都是好的,个个釉面光亮。

  有一天,李八十见周师傅满脸愁容,像有什么心事儿,就问:“周师傅,干啥愁眉不展的,有啥为难的窄事儿吗?”

  周师傅长叹一口气,说:“唉,前几天你嫂子闹了一场病,我用米给她换了药吃,现在家里又揭不开锅了。”

  李八十是个热心肠,听周师傅这么一说,立时从柜子上拿起半袋米,送到周师傅面前:“周师傅,你把这拿去吧,先吃着。”

  “那你——”

  “我这儿好对付!”

  “扑通!”周师傅一下跪在八十跟前磕了个响头:“八十弟,你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了,他们娘儿仨已经两天没吃东西啦!”

  李八十赶紧扶起周师傅:“周师傅,可别说这些,快回家给嫂子他们做顿饭吃吧!”

  周师傅拎着米袋刚要走,李八十叫住他:“周师傅,你等一下。”说着从柜子里拿出十个烧好了的看火神瓷像,说:“明儿个是开平镇集,你把它们拿到集上换些米吧。你千万要记住,一斗米只能换一个。”

  周师傅不由一愣,心想,这些瓷人儿还能换米?嗐,既然八十老弟说了,准行呗!于是他把十个瓷人儿装在米袋里,背着米袋回了家。

  第二天,周师傅拿着瓷人儿,来到了开平镇集上。他把瓷人儿放在地上卖,工夫不大,就招来了一群人。大伙儿一看这些瓷人儿,有的低着头,有的仰着头,有的歪着头,神态各异,十分好看,都赞不绝口。这时过来一位穿着十分讲究的人,不知这里为啥围着这么多人,便挤进人群一看,不禁又惊又喜起来,忙问:“掌柜的,你这摆物咋个价钱?”

  “一斗米一个。”周师傅回答。

  那人说道:“好,一言为定,我全要了,你跟我去拿米吧!”

  那人原来是个员外。周师傅跟他来到他家里,员外让管家称了十斗米,用口袋装好,又派车为周师傅送到了家里。

  周师傅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瓷人儿会值这么多钱,更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地卖完了。他兴冲冲地来找李八十,想告诉李八十此事,谁知一进门,李八十却先开口向他问道:“咋样?周师傅,卖得挺容易吧?我估摸着准是让一个人全买去啦!对不对?”

  周师傅愣了:“你咋知道的?”

  李八十笑着说:“这瓷人儿在咱们这里还没有人见过,谁看了不稀罕呀!可是,你卖得价钱挺贵的,谁买得起哟,只有那些有钱人才买得起;再者说这十个瓷人儿都不一样,哪个都挺招人爱的,不都买回去又舍不得,这对有钱的人来说算得了啥!”

  周师傅听后夸赞道:“八十老弟真行啊!一猜就让你猜中了。”

  从此,每次出窑后,周师傅都把烧好的看火神像收集起来,而后再拿到开平镇集上去卖。

  有一天,滦州府一个叫吴三的衙役,从开平镇集上路过,正巧遇上周师傅卖瓷人儿,上前一看,不由惊叫起来:“啊!这不是知府老爷的瓷像吗?”于是,他一个个拿起瓷人兒,细心地端详起来,可端详了一个遍,也没有挑出一个称心如意的,瓷人儿的脑袋不是前低,就是后仰,不是东歪,就是西倒,一个正脸儿的也没有,吴三心里很是长气,心里话:“哼,准是有人故意丑化知府老爷,这还得了!”想到这儿,他故意买了一个最难看的,带回滦州府报告了知府老爷。

  知府老爷听吴三胡诌八咧地一说,又看了瓷人儿,顿时大怒,马上派吴三带领两个衙役捉拿周师傅。他们来到开平镇集上一看,集已散了,经打听吴三才知道周师傅是东缸窑人,于是又来到东缸窑。这工夫,周师傅和李八十正在商量试制一种新的壶形,忽见三个衙役闯进屋来,惊呆了。

  “老东西,我可找到你啦,丑化知府老爷你知罪吗?”吴三横眉立目,怒吼道。

  “我安分守己,犯了啥罪?”周师傅不解地问。

  “嗬,你还想抵赖,你卖的那些瓷人儿,丑化了知府老爷,我奉知府老爷之命,特来捉你归案!”说罢,就要捆绑周师傅。

  “慢!瓷人儿是我捏的,丑化你们知府老爷的是我,跟他无关!”

  “噢,罪魁祸首是你呀,那好哇,就跟我走一趟吧!”

  李八十二话没说,跟着吴三他们直朝滦州城走去。路过丰山时,见一个农夫正在地里干活儿,地头边儿放着一个青釉壶,李八十便指了指青釉壶对吴三说:“我口渴得很,能不能让我去喝两口水?”

  吴三应允了。李八十走到地边儿,端起青釉壶,“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干净。喝完后,他把壶放在地上,突然纵身一跳,说来也怪,他竟钻进了青釉壶里。

  吴三和两个衙役不禁一惊,忙上前一看,壶空空的,连个人影儿也没有。吴三急得直跺脚:“这小子跑哪儿去了?”

  “我在这里哪!”从青釉壶里传出李八十的话音儿。

  “你,你还不赶快给我出来,啊!”吴三喊着。

  “我懒得走呀!你就把壶提着见知府大人去吧!”壶里又传出李八十的声音。

  无奈,吴三只好提着那个青釉壶来到滦州府,在知府老爷面前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后,指着青釉壶又说:“那、那刁民在这里面哪!”

  “啊?那么大的人,咋会钻到这么小的壶里?”知府老爷瞪着一对三角眼,直勾勾地看着那青釉壶。

  忽然,壶内传出李八十的声音:“我就在壶里,但不是刁民,我叫李八十!”

  知府老爷被吓了一跳,忙问:“大胆妖怪,你为何捏制瓷人儿,污辱本官,如实招来!”

  知府老爷问了好几遍,可瓷壶里没有一点儿回声。他恼羞成怒,一把抓起青釉壶,“叭”地摔在地上,把壶摔了个粉碎,而后大声喊道:“李八十,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被摔碎的瓷壶片同时发出了同样的声音,震得大堂直颤悠。

  “快,快把这些碎壶碴扫走!”知府老爷吓坏了。

  几个衙役把碎壶片扫走后,知府老爷历声喝道:“大胆吴三,竟敢兴妖作怪戏弄本官,来人哪!把吴三打入大牢,等候处治!”

  吴三一听,两腿一软,“扑通”跪在地上,连连叩头求饶。知府老爷看也没看他,一甩袖儿走了。吴三本想讨好知府老爷,结果却落了个戴枷坐牢。

  李八十哪去了,谁也不知道,后来人们才听说他就是丰山来的青釉瓷神。

  选自《河北优秀民间故事选》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青釉瓷神李八十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