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体育下-经典好乐动体育下在线阅读:柏子山计划(连载)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胖和尚’

当前的位置:乐动体育下 > 经典乐动体育下 > 经典美文 > 经典精选 >

柏子山计划(连载)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胖和尚’

2021-10-06 21:15:37 作者:谢改成 来源:自言自语推荐 阅读:载入中…

  早晨。虎牙山北采石场,碎石堆积。龙山在整修机器。

  陈得索上前,躬身轻轻道:“龙师傅!”

柏子山计划(连载)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胖和尚’

  “啊?小伙子,怎么来这么早?”龙山抬眼看看,继续忙乎。

  陈得索两眼含泪:“得索无能,求您推荐,削发为僧。”

  龙山吃惊,不解:“你年纪轻轻,大有可为,怎能这样伤悲?”

  陈得索潸然泪下:“俺原来的遭遇您知道:现在雪上加霜,一言难尽!”

  龙山放下修理工具,犯难:“得索,你有家有村,一旦皈依佛门,须荣辱皆忘。况且现在正‘一打三反’,我随便把你这个大小伙子送上山吃闲饭,当官的可不依我;就是当官的不找事,和尚也不敢收徒。不像过去,盘问打磨,顶礼施戒就可以了。”

  “山上的那个‘胖和尚’是怎么当和尚的?”陈得索问。

  “他呀,无家无后,刚解放就在山上,吃斋念佛,给人施签行卦。”龙山好像了解‘胖和尚’。

  “那我怎么办?”陈得索情绪低落。

  龙山显得轻松,“好办,这是国家修漫滩湖水库采石场,工人都是各公社抽调的临时社员,他们在家有工分,我只管吃管住。你在我这打工,我管你吃住,只要你能干,你生产队不给你工分,我给你开工钱!想拜师学佛也好办,闲时可以上山向‘胖和尚’讨教。常言道:‘学佛不为僧,照样能显灵’,你做个凡夫俗子也不错嘛。”

  陈得索感动得抽泣起来,“为了老母亲,我听龙场长安排!”

  春天,采石场炸出的石头堆成小山。石场工人闲了,而碴岈山游客却增多了。傍晚,虎牙山游

  客散去。龙山场长让陈得索背上馒头,自己从家拿出腌好的蒜薹、香椿,二人上山拜访‘胖和尚’。

  二人登山绕石,来到半山腰古庙。‘胖和尚’和龙山是知己,一改过去的神秘做派,让位沏茶,哈腰躬礼,“龙师傅怎么有雅兴来访贫僧?”

  龙山指着陈得索,“老师傅,这位小伙子叫陈得索,跟着我干苦力活,他想跟你学佛,请您得闲赐教。”

  “这孩子我见过。”‘胖和尚’瞟了陈得索一眼,“他外憨内善,屡遭坎坷,想以佛图净。”

  龙山极力奉承‘胖和尚’,“对呀,你真是一代高僧,慧眼识才。”

  “可惜呀,少年为冤而累,图净何易?”‘胖和尚’道出玄机,他喝口茶,把茶叶嚼嚼咽了。

  龙山随声附和,“对,对,人生困惑,始终不明不白。”

  龙山和‘胖和尚’对话不知是论佛,还是谈人生,故意让陈得索听。陈得索上前倒茶,一旁细听,似懂非懂。”

  当天晚上,陈得索留在‘胖和尚’身边。

  阳春五月。白天,虎牙山游人如潮……庙内香火不断,施主鱼贯而入。‘胖和尚’黄袍加身,合掌静坐。陈得索清场收钱,前后忙活。夕阳抹辉,香客散尽。陈得索扫庙拾香,倒灰落锁,而后提水做饭。‘胖和尚’心定神闲,悠悠自在,望着陈得索的背影,笑眯眯地大牙露出来……

  月夜。陈得索和‘胖和尚’明烛对卧。

  ‘胖和尚’直视陈得索,“你家在何处?”

  “俺是二郎山脚下的陈家庄人!”陈得索答。

  ‘胖和尚’吃惊坐起,“陈家庄?你知道陈青岩吗?”

  陈得索一阵哆嗦,“知道。俺是邻居。”

  ‘胖和尚’翻身坐起,“他还活着?”

  陈得索咬牙切齿,“活着,活得好好的,牛逼着呢!”

  ‘胖和尚’两眼放光,“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陈得索痛苦地道:“陈国清!”

  ‘胖和尚’大惊失色,站起“陈国清?”他走近陈得索,惊恐地望着他,“陈国清是你父亲?

  他还活着吗?”

  陈得索痛哭起来,“早没有他了。1951年春,因 ‘柏子山计划案’被谢先、吴明法等人迫害死的!”

  ‘胖和尚’嘴唇包住大门牙,把嘴噘起来。他呆呆地盯着蜡烛,久久不语……陈得索借助灯光,看‘胖和尚’头大腰粗,酷似老猿猴。

  陈得索怯怯地问:“师父,你怎么知道陈青岩和俺父亲?”

  ‘胖和尚’盯着晃动的蜡烛火苗,“说来话长。”他望着陈得索,“我老了,也该是油尽灯灭的时候了。”

  陈得索惊愕,连声追问:“您是什么意思?”

  ‘胖和尚’只是摇头忏悔,不说事情缘由,“我也是有罪的人呀!”

  陈得索跳下床,跪到‘胖和尚’床前哭诉,“师父,我孤苦伶仃,有家不能归,有娘不能孝,你就是我的恩人和救星。俺家辈辈为善,可是一个个被人陷害,令俺断子绝孙。趁我年轻,应知上辈作为。如果他们有罪,我好替他们赎罪;如果他们无罪,我好为他们悼灵。您有什么心里话,给徒儿说明,我今后愿为您秉烛祈祷,这样,俺也不白活一生!”

  ‘胖和尚’额头泛起亮光,弯腰扶起陈得索,“起来,我们到庙后大石头堆旁,听我细说!”

  ‘胖和尚’领着陈得索来到庙后一大堆石头上坐下来。一弯钩月悬挂南天,周围的山、石、树、庙都是黑黑的,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两人位于虎牙山峰南半坡。坡呈半环形,庙在山腰侧西。庙南,山路弯弯,路两旁乱石隐卧——大如奔牛,小如猪跑,松柏立于其中。庙东,临深涧,溪水从主峰而下,击石轰响。涧谷石头,有的高如擎柱,似中流砥柱;有的大如斗缸,乱堆一旁。山涧东侧山坡,松柏密而呈墨,风起松吼,偶有鸟儿唧唧,鹰眼射出寒光……

  山北重峦叠嶂。主峰、次峰勾连不断,形如锯齿插天,状如犬牙差错。‘胖和尚’趁陈得索不注意,往石头缝里摸,而后盯着前面的庙,讲起那鲜为人知的故事——

  “我的法名叫瑞智,其实我的名字叫丁苟,绰号叫狗子。我家在舞阳曹集镇,我弟兄四个,数我最小,从小被父母娇生惯养,后来时局动荡,父母年迈而亡,哥嫂成家立业,嫌我不成器,经常打我;抗日战争时期,我当国国民党兵。日本进占华西时,俺的团长叫柏云,带领我们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退守孔庙镇柏子山。日军又逼近柏子山。我们与共军连长宋名联手阻击敌人的进攻。敌人武器精良,而我们武器落后,又配合不力,只得丢掉阵地。宋名所率共军继续游击抗日。在打仗时,我和毛领年龄小,刁钻,都没有死;我们国军退缩到我家乡附近,盘踞在洪汝河上游西山鸡冠密洞,过着昼伏夜出,亦兵亦匪的生活。毛领和我都是当地人,对山地熟悉,俺的柏云团长把我们当心腹,结成拜把兄弟。为了生存,他指使我们夜里冒充抗日游击队或土匪抓兵抢劫。一天冬夜,我们沿洪汝河,翻过二郎山,摸进陈家庄,抢走了陈子义的贵重草药,还抓走了约有十七八岁的陈青岩。

  “陈青岩跟柏云当勤务转眼两年多,这是1945年一天夏夜,柏云问起陈青岩的身世——”

  1945年7月。晚上,天很闷热,柏云带陈青岩走进洞潭洗澡。陈青岩给柏云搓背。

  柏云:“小子,你跟我多年了,想家吗?”

  陈青岩:“想。”

  柏云:“家就剩你爷爷了?”

  陈青岩:“嗯。”

  柏云停顿一会儿,转过身:“你给我说实话,你父亲在外是干啥的?”

  陈青岩:“我不知道!”

  柏云:“他是不是叫陈宾?”

  陈青岩:“是的!”

  柏云:“据毛领说:43年秋在漫滩湖附近被游击队活埋了一个土匪 ‘二当家’的就叫陈宾!”

  陈青岩迟疑,惊慌,心想:“难道父亲真被做了?”

  柏云又问陈青岩母亲死因:“你母亲是你父亲离家后死的吗?”

  陈青岩:“是的。”

  柏云: “她得的是什么病?”

  陈青岩:“流产大出血!”

  柏  云: “啊?你父亲经常还要回家?”

  陈青岩:“我父亲走后,就没有回家过!”

  柏  云:“这么说:你母亲还跟别的男人好?”

  陈青岩羞辱难言:“别问了!”

  柏云:“放屁!说!害死你娘的,是谁?”

  陈青岩狠狠心说出来:“是俺族家爷,老中医陈子义!”

  柏云勃然大怒:“我们这支队伍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日本人是我们的国敌,组织是我们的政敌,地方的土豪劣绅是我们的家敌。孩子,你把陈子义给我做了!”

  陈青岩心中无底:“怎么做呢?”

  柏云:“你挑几个好样的,自己想办法!这是对你的考验。若你成器,将来抗战胜利后,我推荐你到国家军统施展你的才华!”

  陈青岩受柏云的鼓动,复仇的火焰慢慢燃起。他思忖着……

  陈青岩找到丁苟、毛领,在密洞咬着耳朵……丁苟、毛领有些迟疑……

  陈青岩不耐烦道:“柏团长说了,让我挑你们两个,帮我报仇。你们不想去,还算弟兄吗?”

  毛领咧嘴笑了:“好,好,就按你小子的意思办!”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