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体育下-经典好乐动体育下在线阅读: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

当前的位置:乐动体育下 > 经典乐动体育下 > 经典美文 > 经典精选 >

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

2021-12-06 00:38 作者:光明网 来源:光明网 阅读:载入中…

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

  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导演联合打造的战争题材影片《长津湖》正在热映。据猫眼专业版数据,10月2日22时05分,《长津湖》单日票房超4.26亿,正式超过《战狼2》单日最高票房成绩,成中国影史战争片单日最高票房冠军。10月3日记者截稿时,《长津湖》总票房已经突破11亿。

  对抗美援朝这段历史相对熟悉的陈凯歌导演主要负责影片史诗级的艺术气质、时代气息与人物性格的塑造。影片开场,吴京扮演的伍千里和易烊千玺扮演的伍万里兄弟俩相见,大哥伍百里在战场牺牲后,伍千里带着大哥骨灰回家给父母下跪的场景令人动容,这些戏份便是陈凯歌导演所拍。此外,片中伍万里在火车上遥望长城、入连仪式等受观众好评的戏份也是陈凯歌执导。

  在不久前《长津湖》的首映活动中,陈凯歌感慨万千地说:“从南方到北方,从秋天一直到严寒的冬日,不眠不休,一心一意想把《长津湖》拍好,非常激动。对于我来说,一定要全心全力,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东西,都经过艺术加工后放入电影中。”

  《长津湖》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近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陈凯歌导演。

  “一个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

  陈凯歌这次着重拍摄了伍千里和伍万里的兄弟情,陈凯歌表示,编剧兰晓龙的剧本,就是从兄弟情开始的。“我始终有一个看法,一部战争电影,说到底是讲关于‘人’的故事。一个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同时要终结于人物,倘若你对一个人物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很难跟着他上战场,去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对他有莫大的关心。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个电影才可能成功;否则的话,就变成了只有战斗的场面,如果只能看到战斗场面的话,非常容易让人疲劳。年轻的朋友们可能会说,画面好、声音强、情绪燃就够了,但其实我的标准还是觉得,面对这些先烈,还是得把他们的精神写出来。”

  陈凯歌希望自己拍好影片开篇这段戏,给人物打下一定的基础。“我觉得吴京和易烊千玺扮演的这两个人物千里、万里,是影片最基础的东西,需要把这两个人物的性格立起来,把他们的个性生动地描绘出来。”

  陈凯歌表示,千里是战斗英雄,是有战力、有思想、有智慧、有眼界的老战士;而他不太懂事的兄弟万里是一个极富成长性的人物,一开始只知道在江边玩耍,是一个视野都不超过几十华里的小少年,最终通过走上战场,懂得什么是祖国,懂得作为一个军人为什么要打仗。“通过万里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双对祖国充满了留恋的眼睛,是一双对自己曾经拥有的生活充满了留恋的眼睛。哥哥千里是不希望弟弟万里当兵的,因为他们的大哥百里已经牺牲了,他希望弟弟留在家乡,但是他又尊重万里的意愿,所以我觉得这个兄弟关系还是有意思的。”

  陈凯歌透露,他们下大力气去琢磨伍千里和伍万里这两个人物,最终希望由狭义的兄弟情,推而广之到整个七连。吴京的台词中说到:七连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所以总而言之,我觉得电影《长津湖》是由兄弟情凝结起来的一个战斗故事。”陈凯歌称。

  “剧本中,家乡是在江边”

  陈凯歌认为,电影之所以区别于电视剧或其它艺术形式,就在于电影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语言系统。在开篇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点就是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儿,那个时候的国家有一股子欣欣向荣的劲头。再有一点就是千里和百里的家乡——江南水乡。“第九兵团是从浙江出发,最终到浙江找到了拍摄地点。其实说到底为什么要把千里回家作为第一场戏来展开,然后紧接着就是出征?因为回家与为国出征,加起来就是家国。”

  陈凯歌表示,不管是伍千里坐小船离开家乡,还是他最初回到家乡的时候,秋叶斑斓的河面,其实都是在写和平。“中国人经过几十年的战乱,终于获得了和平的可能和机会,就是要和战争的惨烈做对比的,如果没有笔触去写和平,我们就没有办法那么强烈地去感同身受,感受到战争对于和平的破坏。所以我觉得北京也好,江南水乡也好,其实归结到底就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关键词——保家卫国。你先得展示你的家、你的国是什么样,然后你才有保家卫国的可能。”

  陈凯歌提到伍万里在火车上遥望长城的戏份,他表示,“长城给我最深的印象,它始终是顽强的存在,可以说它是精神上的象征。长城,特别是在热兵器时代,究竟多大程度上能起到防卫的作用其实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为精神的象征,它一直在。车门打开,在疾驰而过的火车车厢背后,不经意间,大家看到了长城。

  “入连仪式这场戏,对整个电影来说都特别重要。”

  陈凯歌导演曾当过兵,对部队生活比较熟悉,他表示在拍九兵团集合这些戏的时候,感觉像是回到部队了。“在部队里应该怎么敬礼、怎么立正、怎么说话、军人是什么思维等等,这些我都比较了解,所以参军的经历对我其实有无形的帮助,让我不会觉得生疏或不知所措,也不会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处理。像我过去拍《大阅兵》也有过相同的经验,我自己觉得《长津湖》和《大阅兵》也有相似之处,非常重视仪式感,譬如说列队、集合、阅兵,口令要怎么喊、怎么样去呼应等等,都是增强军人自身荣誉感的方式,这些东西让我觉得这是中国军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非常独特的精神气质。同时,我也感觉到艰苦这两个字是军队的本色。但是为什么军人还会有特别昂扬的斗志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精神的力量以及艰苦环境的锤炼,所以这个我比较熟悉。”

  问及电影中自己最喜欢的一场戏,陈凯歌表示,“我觉得电影需要生动,兄弟见面这场戏就挺好。不是很和谐的开场,而是很闹腾,哥哥不告诉弟弟他自己是谁,弟弟也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江边上玩耍打闹,但是一旦相认马上就有情感的东西出来。同样的,我觉得入连仪式这场戏,对整个电影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通过这样一场戏告诉观众一个信息:七连是一个什么样的连队、七连有怎么样的作战史、他们是怎么迎接一个新兵的、七连将要在朝鲜战场上做些什么等等,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把这些信息通过电影传达给了观众,而且它也不枯燥。”

  说到电影该怎样去平衡历史和虚构之间的关系?陈凯歌回答,“都说电影是造梦的,梦即是不真实的,可是你要倡导一种理想,提振一种精神,让梦想笼罩现实。如果所有事情都和现实生活中一样真实,你就完不成造梦的任务,所以艺术加工的内容,我称它为‘大不真实’。但同时所有细节以及具体内容处理都必须真实,只有在真实的情况之下,你才能够达到你的那个‘大不真实’,所以我把电影叫做‘大不真实,小真实’。这个‘大不真实’,并不是说你歪曲篡改什么事情,而是说电影作为一种作品,一定程度上是要传达理想化的内容,但是‘小真实’也非常重要,因为小的、细节的东西在生活中属于常识的东西,如果违背就不好了,就比较难接受。”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