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体育下-经典好乐动体育下在线阅读:贱人。

当前的位置:乐动体育下 > 经典乐动体育下 > 经典美文 > 经典精选 >

贱人。

2021-12-06 00:57 作者:风茕子 来源:风茕子 阅读:载入中…

贱人。

  1,

  “你是不是真和纪涛有一腿,要不然怎么那么尽心尽力的帮他?”

  闺蜜这话说得程玉噗嗤一笑,怎么可能,几年不联系的人,如今刚有生意往来,怎么还能有一腿?

  虽然他们俩当年真差点成了一对。

  为什么说差点,是因为最后关头程玉先撤了。

  那会儿程玉中师毕业,家里安排让进学校做老师,旱涝保收一辈子,可她坚持不去。当初念中师就是听了父母意见,现在已经完成了,剩下的路就得按着她的想法走。

  为了这,程玉跟父母闹翻离家出走,应聘到一家大型玩具厂做了跟单员。

  刚出学校的小透明工作上自然有很多不适应,受了委屈也不好意思跟父母说,就在QQ空间发牢骚,说得一多就被纪涛关心上,话语里暗戳戳有了爱慕的意思。

  程玉对纪涛没感觉,虽然两人是初中同学知根知底,但纪涛个子不行,站她面前低了一个头的身高,更别说他还有家庭方面的问题:纪涛家弟兄三个,妈妈脑子还有点痴呆,生活环境特别不好。

  程玉是个现实主义者,最起码的物质保证是必须要有的。

  所以面对纪涛抛出的爱情信号时,她说考虑考虑,原因给的婉转:两个人都刚开始工作,感情的事放一放再说更合适。

  当时纪涛很坚持,不管程玉再怎么冷淡,他每周都会坐两个多小时大巴来厂门口见一面,带的大包小包女孩子爱吃的零食,有时候还会有小礼物。后来遇上情人节,又把攒了大半年的工资给买了条项链送过来,非要亲手给程玉戴上。

  如果说前面的小物件是同学来往,那上千的金项链一接,性质就不一样了,程玉悬崖勒马,赶紧拉了同事顶包,说是她正谈的男朋友,这才让纪涛死了心。

  说实话,闹成那样的尴尬境地程玉也觉得自己做事不地道,早把态度摆端正也不会后面惹出那么多事。尤其是后来听参加同学聚会的闺蜜说到纪涛的事,她更觉得对不起人家——他突然做了上门女婿,经济上虽然过好了,可惜人格上却受到欺压,啥事都得先请示,经常被老婆当面揪耳朵。

  程玉有点内疚,她直觉是因为自己先拒绝了纪涛,才引起后面的事。

  好在老天爷垂青,纪涛时来运转遇上拆迁的好事情。

  两层老得摇摇欲坠的房子,给他们三兄弟一人换来一套房,外加赔偿款160万。160万分到三个人手里虽然不多,可被有头脑的纪涛拿出来做点生意还是够的。

  程玉终于可以放心,毕竟那也是曾经对自己真心好的男人。本来以为这就是段往事过去就算了,两人也再不会有交集,没想到三年后纪涛摇身一变成了牛哄哄的订货方。

  2,

  怕被发达的男人记仇,程玉几次明里暗里试探。

  纪涛倒是态度坦诚,心里话全说。

  他说当时程玉不同意,真是挺不舒服的,觉得她势利眼,但是事后想想,觉得很正常,就他家那情况,自己都觉得一眼看不到头的憋屈,更别说程玉了。人都现实,所以他后面才去做了上门女婿。就算是上门女婿后的生活再不如意,也比以前的处境好,至少可以在其他兄弟嫌弃痴呆老娘是拖累时,能脸色不变的把老娘送进市里最好的养老院。

  钱,是好东西!

  这是纪涛跟程玉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也许是太熟吧,不把程玉当外人,纪涛什么话都说。好的坏的憋屈的,两个人真成了知心朋友,光明正大,无关情爱。

  纪涛的老婆是家里独女,从小被宠惯,对纪涛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人前人后一点面子不给,说这话时纪涛苦笑着摸了把脖子的抓痕:“看看,这就是她抓的,硬是嫌我喝了酒,回去晚了。你说出门谈生意不喝酒你怎么谈?”

  程玉点头附和,对那个没见过一面的女人印象极坏,真是一点没浪费了母老虎的外号。

  本就有内疚,如今眼看纪涛情况还是不如意,那还不想办法弥补?所以在和纪涛成了客户关系后,程玉极尽所能给他提供各种方便和优惠政策,不仅进货价给安排到最低,还额外给了特例:每次进货只结百分之六十货款。

  这可是长期合作的大客户才能有的福利。

  纪涛自然知道,为这事要请程玉吃大餐。

  谁料,酒兴正酣时,纪涛老婆电话追过来,一顿臭骂。声音大得程玉坐在对面都听得到。纪涛脸上浮起尴尬,程玉说:“算了,你回去吧。”

  纪涛蔫哒哒回家后,程玉放心不下,发微信询问,纪涛一通埋怨。程玉试探地说,要不明天出去转转散散心,心情可能会好点?

  纪涛拒绝了,说算了,他现在就想多挣钱,然后把那些钱狠狠砸到这家人脸上,让他们也知道什么叫“莫欺少年穷”!

  看着聊天界面上那几个特别被标了双引号的五个字,程玉一股心疼莫名而起。

  3,

  纪涛疯了一般亲自在外跑销售,好几次程玉打电话过去都是急乎乎的,说是忙着发展新客户源,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

  面对这么努力的男人,程玉琢磨着自己还能为他做点什么。

  思来想去,她决定把自己该得的百分之八业绩,全部给放到了进货价里,眼睁睁让纪涛一批四十万的玩具订单,直接比别的进货商少掏了近四万块钱。

  就这,还没算上程玉给拿的最低价利润。

  闺蜜听说后,很不解:“真没一腿?那就是你脑子有病。”

  程玉嘿嘿一笑。

  她能有啥想法,还不是自个儿心善,碰到机会想补偿下。如果说真还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就是想用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让纪涛在家里那头母老虎面前赚点面子吧。

  给小客户最低价,明面上在厂子里是不容许的。保险起见,程玉觉得应该着重跟纪涛打个招呼。

  “我给你的价格,可是连合作十年的老客户都没听说过的。这事绝对不能透漏出去一点风声,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纪涛感激涕零,隔日见,手里拿了个小盒子非要送给程玉。

  程玉打开一看,还是那条金链子。

  “三年了,这条项链终于是送出去了,这辈子,我没遗憾了。”

  这次程玉没有拒绝,痛快收下。纪涛又要亲自帮她戴,她没拒绝。她一只手撩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摸着抡着前颈的链子,任他在后面悉悉索索地扣挂钩。她问:“怎么这么多年还留着呢?”

  “那可不咋的,搬了两三次家,藏得辛苦。”

  程玉听得高兴,空出一只手来拍了个照片。

  晚上程玉把那张照片编辑了一下,把后面的纪涛虚化,再把自己修一修发朋友圈,虽然一句话没写,但白皙的脖颈配上金灿灿的项链,还是引得下面点赞一串。

  纪涛也点了,还是第一个。

  4,

  程玉工作能力有,时间也熬够了,厂子领导层有意把她提成业务经理。要是真上去了,不光工资提高不少,还可能会有干股分红。

  程玉对那位置信心满满势在必得。

  谁知道就在这档口出事了!长期和玩具厂合作的两个大客户毫无征兆提出解约!

  要知道他们的进货可占了公司每年销售额的百分之七十,失去他们,别说升职,程玉恐怕饭碗都难保。

  为了知道原因,程玉对客户围追堵截,最后终于从其中一家客户嘴里得到点眉目:有个厂子可以提供和你们厂子同等质量的货品,而且价格也低了许多,生意人,自然是哪家便宜拿哪家。

  客户拿出的商品,令程玉大惊,按着上面的打码查验,那就是她提供给纪涛的同批次货品。

  程玉立刻给纪涛打电话。纪涛沉默了一会儿,嗫嚅道:“早想跟你说,一直没找到机会……我也是身不由己,事儿是我老婆做的,等我知道都晚了。”

  “对不起啊。”他说。话说再凝重,但对她而言太轻飘。他老婆背后拆台,扰乱市场,又不可能长期、大量供货,等于坑了客户也坑了她。等客户下回找纪涛订货走合同时,他拿不出货,客户还是得回头,但那时客户可就有理压价了,厂子的口碑也做坏了。

  程玉栽了,职位不保,还在业内臭了名声。

  闺蜜心疼程玉,说她肯定是被纪涛骗了,他老婆那么做,他能不知道?非得事出了找上门才道歉?必须去讨个公道!

  程玉和血吞牙,决定就此打住。

  她确认纪涛绝对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他有难言的苦衷,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就当是她还了当年欠的感情。

  中间纪涛发了几次信息,还关心程玉回不回厂子。程玉都没回,一是忙着找工作,二是回了不知道说什么。

  之后两人便断了联系。

  5,

  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又到了惯例的同学聚会日子。程玉已经缺席过很多次同学聚会,这次听说纪涛在,她又不想去。在群里讲了不去,最后却没架住闺蜜劝说,收拾下还是去了。

  她想,我又没做错什么,我躲他干什么呢,心虚的应该是他才对吧。

  到了包房门口,服务员来回送东西,门虚掩。程玉忽然听到纪涛洋洋得意的声音:“她不来?不来就不来呗!女人就是给不得好脸,贱皮子,当年我上赶着追,连个好脸都不给!现在呢,风水轮流转,到她反过来觍我,工作弄没了不算,还让我赚了一笔。”

  程玉惊呆在那里。盛怒由脚至头,脑子“轰”一声失去理智。她上前抓着桌上的一杯茶水泼向纪涛:“人渣!”她嘶吼着。

  同学们七手八脚地把他俩劝开了,在逐渐恢复理智的瞬间,程玉看到有几个女同学在旁边传递着吃瓜的笑意。她出了人生中最大的洋相,她强忍眼泪,走了。

  6,

  程玉想,归根结底怨自己心太软,拒绝过“真爱”就总觉得亏欠,而对男人来说,那是什么鬼“真爱”,想得到却被嫌弃而已,那是一辈子的耻辱。

  当晚,气不过的程玉辗转把纪涛老婆电话弄到手,她把那条金项链同城快递给了他老婆,跟随着项链一起去的还有当时那张纪涛帮忙带项链的原图。

  还是得好好感谢手机的强大功能,编辑修改了照片后,还要再提示一下,是否保留原图或者覆盖原图?

  程玉当时鬼使神差的就按了保留。

  她身后,是面目清晰的纪涛,正一脸谗相给她挂项链扣呢。

  就让他俩撕去吧,每个人都要得到应有的下场不是吗?她已经等不到天收他,她先来收他。虽然自己下场也挺惨的,但好歹以后就铁血了。而且要广泛在闺蜜间传播一条真理——如果你欺过少年穷,切记永远不可回头。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贱人。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